时尚资讯正文

Tom Ford:媲美奥斯卡颁奖典礼的在线销售活动

QQ截图20160909085259.png

  Tom Ford与Tim Blanks谈论他的新电影《夜行动物》、针对时装即时性的精妙安排以及——为什么今天的全部重点就是卖卖卖。

  趋势要点:四零年代、薄透、虐恋元素

  美国纽约——这周对Tom Ford来说很不错。上周五,他编剧并执导的新电影《夜行动物》(Nocturnal Animals)亮相威尼斯电影节,并在纽约一个热气腾腾的周三晚上,在四季酒店(Four Seasons)餐厅里,为晚宴上的180位界来宾展示了2016年秋冬系列。你没看错,是2016年秋冬系列。尽管许多同侪正在为2017春夏时装的发布筹措着,Ford现在才展示。

  但精英名流晚宴,不过是一场阵势浩荡媲美奥斯卡颁奖典礼的在线销售活动,启用22台照相机以及一队担纲获奖电视节目的制作老将,镜头捕捉是不仅是时装走秀,还有Ford粉丝群里那些著名人物,哪位多看了后台一眼,立马点亮一片闪光灯。模特们都事先被拍好照,并立刻上传图像并编辑。甚至还有一段10分钟的入座序列。

  这就像是“银幕上的即看即购”。这个最复杂的表达蕴藏的想法,让时装界绞尽脑汁争论其利弊一整年。这是时装历史第一次,Ford做出了一整个保证能“即看即购”的系列,可以在网上、在Tom Ford门店以及Bergdorf Goodman、Harrods百货公司里买到。在店里,衣服事先已被偷偷收好,等待一夜之后进入橱窗展示,并开展军事行动一般精准、保密的运作。

  买手按约定的时间安排过来,买衣服、签保密协议。不拍任何图片。他们只能做两件事:看衣服、买衣服,没了。没有任何形式的预览。“要是提前展示系列,一切都会被破坏了,”Ford周二在他的临时工作室进行试衣的时候告诉我,“要是发型与化妆团队看到了,造型师还拍照了,礼服没经过我们允许就出现在电影首映礼上了。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你要是泄密了,一切的惊喜也就没了。”

  Ford半年前就设计好了整个系列,“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我把它衣服都搭配出一个个造型,就像要去做发布会一样。买手按约定的时间安排过来,买衣服、签保密协议。不拍任何图片。他们只能做两件事:看衣服、买衣服,没了。然后我就把系列也收起来了。”他坚持表示他第一个系列就想这么做了。“但没有人了解,我没用正确的方式去做。我试图阻止媒体,这样就没人能在衣服进入商店之前看到了。这一次也一样,但我在衣服进店之前,还会发动互联网的力量传播消息。”

  因为这个重点已经是卖卖卖,是销售。我现在对衣服更兴奋了,因为人们会上网,我们将能亲眼见证衣服卖出去。无论哪种方式,很难想象Tom Ford这个绝对的控制狂直到时装发布会第一位模特走出之前连一口气都不敢乱出。但似乎他也很享受这种克制:“我从威尼斯飞过来的时候,我去参加多伦多电影节的时候,如果正好有压力,找不到这一季最合适的鞋子,我可能一枪就把自己崩了。”

  想直到什么是真正的压力吗?多伦多电影节之后,Ford立马飞回洛杉矶,有两个星期的时间完成下一个要在2月展示的系列。“我已经在洛杉矶建立了设计工作室,所以我让所有人带着样品从伦敦飞过来,然后组织这台要在2月进行的发布会。然后,这些衣服回到伦敦,我们所有的买手会过来买衣服,然后送到全部的商店。”

  “谁知道呢,可能成不了,”他沉思道,“但我想这对消费者来说能成。你觉得这样设计蛮有意思的,因为你很习惯那种思维:我们可能要在纽约卖这三件、洛杉矶卖那四件、伦敦卖那两件,但反正杂志都会很喜欢的,这么多种颜色,可以好好拍照’。现在呢?谁还在乎啊,因为这个重点已经是卖卖卖,是销售。不过,还是得做得有意思,因为你做的还是;还是得做得很上镜,因为这还得放到网上浏览观看。”

  我觉得我是擅长讲故事的人。在晚宴上我很擅长读懂状况:什么时候可以插入个小谎话,什么时候该给故事添油加醋。做发布会也是一样。你用最强的三个造型开场,之后差不多可以收拢一点,之后再重申一遍开场。而且,对他自己来说,他也同意这是最终与时尚保持互动的方式。“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参与进来。如果你今年25岁,你想参与进来的原因可能是你想找到一件完美的T恤。如果你今年和我一样岁数,那么你寻找这件完美T恤也已经找了30年——在这么长的寻找过程中,你需要得到不断的刺激。这就是我的‘刺激\\’。这不意味着我对做衣服不兴奋了;实际上,我现在对衣服更兴奋了,因为人们会上网,我们将能亲眼见证衣服卖出去。”同时,你还能感觉到他身上电荷的来源——秀场音轨中Alicia Keys低吟浅唱的《Fallin’》以及坐在晚宴桌边、Anna Wintour身旁观看发布会的Alicia Keys本人。Ford就与所有最棒的导演一样,能让所有事情发生。

  或正如他所说,“世界上只有能讲故事的人,和不能讲好故事的人。我觉得我是擅长讲故事的人。在晚宴上我很擅长读懂状况:什么时候可以插入个小谎话,什么时候该给故事添油加醋。做发布会也是一样。你用最强的三个造型开场,之后差不多可以收拢一点,之后再重申一遍开场。这样你就能有一个很好的展示。就像一部电影。你必须把观众吸进来,才能满足他们。”所以在这位设计师的考虑下,因为没有任何细节是小事,秀场音乐里凯蒂莲(K.D. Lang)的《渴望不断》(Constant Craving),或许也有所意味。

  最绕不开的话题还得是他的电影事业,如过早期获得的严肃评价能表明任何迹象,那至少得是奥斯卡提名。《单身男子》(A Single Man)有着惊人的细腻,而后七年间则捧出了令人惊讶的《夜间动物》——就各方面而言都是一个更大的玩家。“剧本写得更复杂了,”Ford说,“有那么多地点、那么多那么多演员、与他们交流时涉及更多的心理。你就像是评判每个人自我与特质的裁判,让他们流动起来。”

  但这个过程已经让他加速运转起来。“当你对自己所做的事很兴奋的时候,那种兴奋会注入你整个生活。”这也包括他的时装事业。我提醒Ford,几年前有一次,他曾表示怀疑是否还要留在时装行业,因为这似乎挡在他真正有激情的电影行业中间。但他最后还是回来了。那一刻无疑已经过去了。

  那么周三晚上这份成绩单怎么样呢?Ford称之为最近几季的延续。“我认为,在做女装时,有件事我们一直没做好,那就是连贯一致的形象。”第一个造型——铅笔裙、靴子、简·方达在《柳巷芳草》里的粗糙短发——创造了瞬间取胜的人物古怪形象。同样的修长廓形也在整个系列中延伸:长裙合身又缝高,搭配廓形膨胀宽阔的头蓬上衣,营造出40年代定制时装剪影。

  “但如果哪天90年代复兴来了,我就在这里等着呢。”纤腰被束紧皮革腰带,那种泛着S&M的光辉细节,是Ford经常给系列撒上的五香调料。这里有色块天鹅绒夹克、亮片条块裙、镀金皮大衣。还有Amber Valletta,无疑是Ford最爱的模特,身穿黑色丝绒垂坠长裙、蟒蛇皮靴,粗金链悬挂在背部。整出精密计算后的颓废,让人想起柏林,也不一定是魏玛时代的声名狼藉,但以及散发出气味浓烈的、闪光闪着鸦片的沉重。

  身穿高领毛衫和图案丝绒夹克、形似休息室音乐家(lounge lizard)的男模们,也是惊人的无关紧要(虽然这些夹克还蛮华丽的)。在Ford的世界里,男人永远长不大,女性才是统治者。这倒像是很容易大卖的成功公式,可能这就是为什么零售商都欢呼雀跃走出酒店吧。

  问题是,观众们永远都期待Tom Ford带来性爱元素,观众席中Naomi Campbell身穿紧身长裙曲线就能说明一切。如果你回避这样的期待会发生什么?“我认为,作为一个时装设计师,你得给这个世界呈现一次你的品味,”Ford听起来一点不像早已辞了职,“我在90年代中期给世界展示了我的品味:流线型、性感的、牵动感官的、奢华的、简约的、魅力四射的。你只能做这个一次。”

  真的?真的。Ford坚持认为,自从他7年前戒掉酒精,系列中的性爱元素已经没了。尽管如此,他设计出来的美人还将永远是“蛇蝎美人”。“我记得有一次,Valentino对我说:‘这就是我的品味,我永远都会喜欢这个品味,如果现在过气了,我才不在乎。\\’我和他挺像的。有时候,我一遍遍地这么告诉自己,我觉得做一些不像我的东西或是继续做很像我的东西,可能都挺好的。也许今年可能没那么热了。你必须得做真实的自己……”Ford想了想,继续说:“但如果哪天90年代复兴来了,我就在这里等着呢。”

本文相关推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