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信息正文

亚洲最大国兰组培中心的的“卖全球”之路

春兰、春剑、莲瓣、蕙兰、四季兰、报岁兰……在清流县森源兰蕙有限公司的大棚里,各种各样的国兰争奇斗艳、吐露芬芳。“实际上,我们最核心的产品是藏在瓶子里的这些小苗。”森源兰蕙创始人吴森源看着组培室里密密麻麻的育种瓶,颇为自豪地说道。

  外行人也许看不出来,这个满是瓶瓶罐罐的地方就是亚洲最大的国兰组培中心,这里每年培育出的兰花新品系高达两三千种。

  吴森源来自台湾,年轻时当过记者。那时正赶上台湾“炒兰”热潮,一株兰花苗有时可以卖到上百万元新台币,而他当时一个月的工资不过两万元新台币。一朵兰花既可以欣赏,又能杂交创新,往大了做还能形成一个产业。吴森源第一次采访兰花企业,就对这种雅致的小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走遍台湾全岛,拍下了4000多张兰花照片,后精选集结成书,没想到兴趣所致出版的台湾兰展全集竟然大卖,当年就赚了700万元新台币。最后,他索性辞职,正儿八经地当起了农民,种起了兰花。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吴森源到翁源养兰,开始了他的大陆创业之旅。2009年,他赴清流考察,发现这里的气候适宜,森林覆盖率极高,热带兰、温带兰均能成活,优良的自然环境让他觉得“来了就不想走”。于是,第二年,在海峡两岸林业博览会上,他正式签约,在清流落户扎根。

  注入力量研发新品

  “在荷兰,每年都有上千种花卉新品种上市,就像iPhone一样,上一代的热潮还没退,新一代的产品已经出来了,这样你才能在市场上永远保持领先和竞争力。”吴森源告诉记者,兰花要长盛不衰,保持新鲜感,并且引领潮流,就需要像做iPhone一样注入研发力量,不停地创新。

  目前,森源兰蕙聘请了50多名科研人员,每年在研发上的投入在总支出中占七成。吴森源介绍说,一个兰花新品系的培育最少需要8年时间。首先,种子交配需半年,授种8个月,萌发期要半年至1年,最后繁殖期还要1至2年,一个成品苗的培育大约需要4年时间。而成品苗从育种瓶中移出入盆种植,到最后的开花还需4年时间。因此,一个国兰新品系的培育时间,往往是洋兰的2倍。并且,国兰筛选到好的品系概率很低,10万种品系种苗中往往只能筛选出100个好的品系,这让许多人望而却步。

  尽管优质国兰繁育的路子艰难,但吴森源看准了方向,还是坚定地走了下去。他告诉记者,有的人搞兰花研发,有了点成果就好像得了个祖传秘方藏着掖着,殊不知一个新产品从上市到下市基本也就是3年时间,等到遮遮掩掩地拿出来时,往往已经过气了。因此,一旦有了最新成果,并且经过市场的检验后,吴森源马上就投入批量化的组培生产,让新品国兰产量以几何数字增长,而价格却降了下来。

  如今,森源兰蕙年均出产的兰苗近200万盆,每盆的产地平均售价30元人民币。

  换个方式让老外接受

  “华南地区的人喜好墨兰、建兰,江浙一带的则喜春兰、蕙兰……”在大陆养兰20多年,吴森源对各个地区人们的喜好已经了如指掌。

  目前,森源兰蕙的产品遍布大陆各地。不过,吴森源认为,大陆的国兰消费还停留在兰友的雅趣消费阶段,量不大,这与国外把花当成一种生活必需品,在百货、超市上架销售相比,仍有很大差距。这两年,为了把国兰产业做大,国外市场成了吴森源重要的拓展方向。

  与国内兰花喜奇喜特不同,国外花卉生产讲究的是标准化作业,整齐划一。随着组培技术的提高,这个要求已经可以达到。尽管如此,要让国兰之香飘向全球还需搬掉一个“绊脚石”,就是跨越审美障碍。吴森源告诉记者,现在开拓国外市场,核心问题就在于东西方审美观的不同。老外喜欢大而艳丽的花,而国兰的花小巧、色彩素雅,并不完全符合他们的审美标准。

  “语言不通怎么办?最简单的办法当然就是学习对方的语言,融入他们的文化。”吴森源说,国兰的优点在于花香,并且叶子纤细有造型,洋兰的花大、色彩明艳却无香味,若能将两者杂交结合、各取所长,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么

  于是,这两年,吴森源利用最受西方欢迎的洋兰品种——大花蕙兰与各种国兰杂交,创作出的新品种不但保留了国兰的芬芳,并且花朵大小是原国兰的三倍,这让许多外国客商赞不绝口。“既然老外看不懂国兰的清幽,那就折中创作一朵beautiful flower(美丽的花)给他们好啦!”吴森源说。

  每一代iPhone的上市,都会引来一批拥趸,掀起一次热卖潮。iPhone热销的原因是什么?美国《商业周刊》的马修·罗宾逊认为,新型外观、最新技术和新款软件是驱动iPhone销售增长的重要因素。简而言之,iPhone的成功在于它的创新。

  在森源兰蕙,我们同样感受到了创新的力量。为了保证有新品种上市,吴森源冒着国兰筛选好品系概率低的风险,每年投入七成资金用于研发;为了让老外能读懂国兰的清幽,他大胆将大花蕙兰与各种国兰杂交,终于使国兰之香飘向四海。这,正是其炼造亚洲最大国兰组培中心的秘诀。

相关阅读